設計-數位與美學
September 4, 2009
這兩天在辦公室內換位置,忙著整理資料之外,也算便丟掉一些過時與不須要的資料。
回台灣之後,一直在數位的工作內打轉,總覺得在101附近的整面牆的數位設計感覺,竟然沒有辦法和站在日本奈良的大佛前的感動相當...可惜之餘,一直無法解釋...

終於讓我在資料堆中發現我收藏的論語古籍,就算是掃描,還是有那古書的書香卷氣之味;
但是現代的數位化卻讓我沒有對美的感動與嚮往古典文學的懷念,古籍的魅力是文字傳達感動,還是書卷的氣氛讓人有唸書的衝動呢?
我還是認為古書的方式較好,短短的文言文中告訴我們內在美重要,修持的重要,那份自古以來希望傳授給後人的感覺,好在用心也美在用心。我們做設計在有限的畫面中發揮,用心與不用心,客戶願不願意交付給我們設計製作,不也是這樣嗎?

因為電腦數位化的產生,創作與抄襲僅一線之隔。我以印刷設計為例,似乎可以分成以下幾種︰
1.以創意優先考量,客戶完全接受你的想法,從頭到尾的獨自的設計創作 (算是運氣好,作什麼東西市場的回應都不錯)
2.時間限制之下,某些素材是你拍的,某些素材是你收集的,或是客戶提供的 (花很多時間在收集與整理資料)
3.拿些網路上的素材,隨意模仿有名設計師的風格(輕鬆做稿,但似乎沒有自我創意)
4.與客戶溝通想法後,我行我素的設計(客戶花很多時間在跟你溝通)
5.完全遵照客戶的想法,截取網路圖片並使用(富爾特會等在網路上抓你)
★以上不管業務與企劃設計過程如何,客戶還是乖乖的付費,因為客戶不是很在意你的創意過程,大多還是在意你的效率(哈)。

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
▲ 從上圖的說明,就可知道上面的設計上資料分析整理需要很多時間(真合藥用植物的海報)

我在截載現代數位化與古籍論語上的一段文字做個比較,希望可以用清楚表達內涵的想法...

八佾
子夏問曰:「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素以為絢兮。」何謂也?
子曰:「繪事後素。」曰:「禮後乎?」子曰:「起予者商也,始可與言詩已矣。」
孔子的學生子夏請問老師:「詩經中說:『有位女子笑起來多麼地巧妙,眼睛動起來,多麼地靈活傳神,這是美好的質地,再加上文采的修飾呀!』這三句詩有何含義?」孔子回答說:「就像繪畫時,先有了粉白的畫布,之後再彩繪各種顏色。」子夏聽了以後,有所領悟的說:「先有忠信為本質,之後禮節的學習才能落實嗎?」孔子肯定的說:「商啊!真能發明我的意思,從現在起,可以和你談論詩了!」
▲ from: http://www.minlun.org.tw/old/340/t340/t340-8-1.htm
點擊在新視窗中瀏覽此圖片
▲ 論語 (卷二︰八佾)

堯曰
子曰:“尊五美,屏四惡,斯可以從政矣。”
子張
曰:“何謂五美?”
子曰:“君子惠而不費,勞而不怨,欲而不貪,泰而不驕,威而不猛。”
子張曰:“何謂惠而不費?”
子曰:“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費乎?擇可勞而勞之,又誰怨?欲仁而得仁,又焉貪?君子無眾寡,無小大,無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驕乎?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?” 子張曰:“何謂四惡?”子曰:“不教而殺謂之虐;不戒視成謂之暴;慢令致期謂之賊;猶之與人也,出納之吝,謂之有司。

子張問孔子,怎樣才可以從事政治。
孔子說,要尊崇五種美事,屏除四種惡事,這就可以從政了。
子張問,何謂五美。
孔子說,君子為政,惠民而不耗費財力,勞民而不招民怨,有欲而非自私之貪,心中安泰而不驕傲,有威儀而不兇猛。
子張問,何謂惠而不費。
孔子便逐條解釋五美:「因民之所利而利之,斯不亦惠而不費乎。」王肅注:「利民在政,無費於財。」為政者要以適當的政策來利民,民之所利不同,就要因仍其不同的利益,制定不同的政策,付諸實施。例如因仍農民所利,就要有利於農民的政策,因仍工商之民所利,就要有利於工商之民的政策。以這些利民的政策來輔助各地各業人民,使其安居樂業,各遂其生,此即惠而不費。
「擇可勞而勞之,又誰怨。」邢疏以學而篇孔子的話解釋:「使民以時,則又誰怨恨哉。」為政者推行公共建設,如修治溝洫,或養護道路橋梁等,需用民間勞力,但需選在農閒時期,民間可以出動勞力,這才勞動人民,又有誰怨呢。
「欲仁而得仁,又焉貪。」君子之欲,是欲行仁政,欲行即行,便能得仁,此欲便不是貪。皇疏:「欲仁義者為廉,欲財色者為貪。言人君當欲於仁義,使仁義事顯,不為欲財色之貪,故云欲仁而得仁,又焉貪也。」又引江熙曰:「我欲仁,則仁至,非貪也。」
「君子無眾寡,無小大,無敢慢,斯不亦泰而不驕乎。」孔安國注:「言君子不以寡小而慢也。」君子待人接物,虛心平等。所待之人,無論多數少數,也不論是大人物小人物,都不敢怠慢。此即泰而不驕。
「君子正其衣冠,尊其瞻視,儼然人望而畏之,斯不亦威而不猛乎。」君子端正其衣冠,自尊其瞻視儀容,令人望之儼然而敬畏。此即威而不猛。
子張既知五美是何意義,再問何謂四惡。
孔子為子張解釋:
不教而殺謂之虐。」為政不先教民,人民犯罪就殺,這叫做虐。
「不戒視成謂之暴。」馬融注:「不宿戒,而責目前成,為視成。」此意是說,為政不在事先一再的告戒,而立刻就要看到成果,這就是暴。
「慢令致期謂之賊。」政令發布很慢,限期完成卻是緊急而刻不容緩。這就是賊害人民。
「猶之與人也,出納之吝,謂之有司。」孔安國注:「謂財物俱當與人,而吝嗇於出納,惜難之。此有司之任耳,非人君之道也。」皇疏:「有司,猶庫吏之屬。人君若物與人而吝,即與庫吏無異。」孔注「猶之」為「俱當。」劉淇助字辨略:「猶之,猶俗云總是也。」皇疏之意,猶若以物與人。應以皇疏較優。

from:http://www.minlun.org.tw/1pt/1pt-4-2/04-10.htm
分頁: 1/1 第一頁 1 最後頁
[ 顯示模式: 摘要 | 清單 ]